<span id="trtrq"><output id="trtrq"></output></span>

<optgroup id="trtrq"><li id="trtrq"><source id="trtrq"></source></li></optgroup>
  • <span id="trtrq"></span>

  • <acronym id="trtrq"></acronym>

    <span id="trtrq"></span>
    1. 打罵孩子是無能教育

      發布時間: 2017-02-13 18:03  來源: 現代與經典  閱讀次數:2002

      “不打不成才”之類的說法,不過是流傳于民間的一種惡俗說法,是以訛傳訛的“謠言”。從古至今,中國歷史上沒有一位圣賢說過孩子應該打。恰恰相反,中國傳統文化講的是“上善若水”,提倡的做法是“親有過,諫使更,怡吾色,柔吾聲”,即家人之間提意見,應該和顏悅色地說,而不要聲色俱厲地指責。


      學問和生活不接軌很多行業都存在,在兒童教育方面顯得尤為突出?萍家堰M入到21世紀,不少人的教育意識還停留在荒蠻時代。

      現在,棍棒教育的支持者動不動就用“中國傳統教育”來說事,這真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歪曲和糟蹋。事實上,“不打不成才”之類的說法,不過是流傳于民間的一種惡俗說法,是以訛傳訛的“謠言”。從古至今,中國歷史上沒有一位圣賢說過孩子應該打。恰恰相反,中國傳統文化講的是“上善若水”,提倡的做法是“親有過,諫使更,怡吾色,柔吾聲”,即家人之間提意見,應該和顏悅色地說,而不要聲色俱厲地指責。

      棍棒教育

      “棍棒教育”不過是一種精神底層的認識,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糟粕部分,登不了大雅之堂?梢赃@樣定義:打罵孩子是無能教育和無恥教育。

      近年有人把“虎媽”、“狼爸”式的嚴厲教育當作中國傳統教育來炒作,這除了給中國傳統教育抹黑,坑一小部分糊涂家長,傷害一部分孩子,對人類進步沒有任何正面貢獻。低俗的街頭雜耍即便搬進最有名的劇院,也不可能真正贏得觀眾,粗陋的表演只配得到片刻稀疏的掌聲,被拋棄是必然的結果。不美的東西不會有長久的生命力。

      放不下嚴厲教育的人,真正的原因是潛意識放不下莫名的恨意。這就是為什么從小經歷了打罵教育的人,往往正是棍棒教育的支持者,經常嚴厲對待孩子的老師或家長,他們自以為在“教育”孩子,其實只是在發泄自己從童年積淀的恨意。像一位網友說的:有些人小時候常挨打,痛恨父母打自己,長大了發誓絕對不打孩子,可做父母后還是會打小孩,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正常生活是怎樣的。推翻父母不難,但修補父母刻在自己童年里的缺陷,非常不易。

      所以,根本地說,所謂“嚴厲教育”,其實和教育無關,不過是成年人某種性格缺陷的遮羞布而已。振振有詞地宣揚棍棒教育的人,往往是道德偽君子,道德偽善甚至把他們自己都騙了,這使得他們在對孩子施行各種懲罰時心安理得。比如有位家長,他聽到自己年僅3歲的孩子說了一句臟話,抬手就給孩子一個嘴巴子,其理由是要把孩子的壞毛病扼殺在萌芽狀態。只能說,道德偽君子往往就這樣,是道德潔癖的重癥患者,在面對孩子時,內心既不誠實又苛刻。


      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看這件事,一句臟話和一個耳光相比,到底哪一個更令人難以忍受?一個懵懂頑皮的孩子和一個恃強凌弱的成人,哪一個更讓人生厭?孩子隨口說句臟話和成年人隨意打人,誰的道德素養更差?一位哲學家說過,“虛偽和粗暴總是結伴而行”,這句話值得所有粗暴教育的倡導者捫心自問。

      孩子偶爾說句臟話需要懲罰嗎?幼小的孩子甚至連什么叫“臟話”的概念都沒有,模仿和嘗試又是兒童的天性,所以環境中有人說臟話,孩子可能會模仿,但這和他長大會不會說臟話一點關系都沒有。

      我女兒圓圓小時候,有一天在家突然說一句臟話,大約是跟幼兒園哪個小朋友學來的。說完了,她自己一下子不好意思,顯然小小的人兒已經意識到這句話不太體面,羞澀地一下扎在我懷里,哼哼唧唧地不肯抬頭,當時的樣子實在可愛。我和她爸爸并沒有追究她從哪里學來的,我們只是哈哈一笑,然后告訴她,爸爸媽媽小時候也說過臟話,沒事。聽我們這樣說,她才釋然。

      我們這樣做,并不是在縱容孩子,而是在用心理解孩子。童年時有幾個人沒說過臟話,一個情感和智力正常的孩子,自然會對各種行為的好壞慢慢形成自己的判斷。只要家長不說臟話,不以負面眼光看待孩子,孩子內心平和,他不會對說臟話一直有興趣的;蛘哒f即使是成年人,誰能保證自己在某些情緒下永遠不說一句臟話?那么我們為什么要不切實際地要求孩子呢?

      很多人雖然從小被規矩所限,被嚴厲教育所苦,長大了卻特別害怕沒有規矩,害怕寬容會把孩子慣壞。我對嚴厲教育的否定,使我經常遇到這樣的質疑:難道孩子做了錯事也不要批評?屢教不改也不要打罵嗎?這樣的質疑,其話語邏輯是:不批評的前提是孩子沒做錯事,不打罵的前提是有毛病一說就改——可是,這不叫“強盜邏輯”叫什么?

      孩子沒有錯,只有不成熟,如果你動不動認為孩子“錯了”,那是你自己錯了;如果你遇到的孩子是屢教不改的,那是你所提要求不對或一直在用錯誤的方法對待他。我相信教育是件“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事,需要“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地解決。前蘇聯教育家馬卡連柯說過:“如果家庭生活制度從一開始就得到合理的發展,處罰就不再需要了。在良好的家庭里,永遠不會有處罰的情形,這就是最正確的家庭教育道路!

      這里所說的“良好的家庭”并非永遠一團和氣,而是有矛盾也總能得體地解決。不少人對我從未打過孩子表示驚訝,然后歸因為我的女兒分外乖。事實是,我在和女兒的相處中,也有小沖突,但我從不在孩子面前縱容自己的情緒,經常是自己先退一步,想想在哪里沒好好理解孩子,自己應該如何改變,從自己身上找問題,而不是總把問題都推到孩子身上,更不用懲罰的方式來解決。所以,并不是我的女兒比一般孩子乖,而是她像所有的孩子一樣乖,天下的孩子都很乖,沒有一個孩子是需要用打罵來教育的——只有成人對兒童有這樣的信心,他才能放下心中棍棒,繼而放下手中棍棒。


      不過,“放下”二字何其難。盡管嚴厲教育的惡果一再顯現,但人們懲罰孩子的念頭卻揮之不去,甚至是戀戀不舍。

      懲戒教育

      現在又有人提出“懲戒教育”的概念。從字面上看,這比棍棒教育溫和,又比溺愛教育嚴肅,介于兩者中間,正是恰到好處。但在這個事上,我還是請大家往實處想一想,不妨模擬一下,誰能演示出懲戒教育與嚴厲教育的不同?事實上我沒看到任何一個提倡懲戒教育的人對此給出準確的定義或建議,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給出得體的案例或可操作的示范,大家只是在那里喊一個新名詞而已。所以我不贊成“懲戒教育”的提法,顯然它也是粗糙思維的一個結果,我擔心它在實際生活中不過是化了妝的棍棒教育。只要嚴厲的實質不變,那么它有懲罰無教育、有創傷無戒除的結果也不會變。

      兒童是脆弱的,成長只需要鼓勵,不需要懲罰,一切嚴厲的對待都隱藏著某種傷害。父母不僅應該放下手中的棍棒,更要放下心中的棍棒,心中無棍棒是件比手中無棍棒更重要的事。寬容而飽含真誠的教育,總是最美、最動人的,對孩子也最有影響力。

      當然,我不希望給家長們太大的壓力,大家都是凡人,偶爾火氣上來了,實在忍不住,打孩子兩下或罵幾句,這也不會有太大問題,正像一個偶爾吃多了的人不會成為大胖子一樣。身體自有它的調節功能,孩子也自然有他正常的抗挫折能力。并且兒童甚至比成年人更寬容,更能理解并消化父母偶爾的脾氣。孩子最受不了的,是父母經常性的嚴厲和苛刻。

      人生萬事,得體的手段才能產生良好的效果。教育更是如此,沒有一種錯誤的手段可以達到正面效果。哲學家哈耶克說過:“那些重要的道德規則是神的命令與法律,是人類應盡的義務,而且神最后會獎賞順從義務者,并且懲罰逆反者。違反這些基本的道德,就是在和神作對!弊鹬睾⒆,是大自然的法則,也是神的命令,是教育最基本的法則。嚴厲教育的目的雖然也是想給孩子打造出華美的人生宮殿,到頭來卻只能制造出一間精神牢籠,陷兒童于自卑、暴躁或懦弱中,給孩子造成經久不愈的內傷。說它是危險教育,一點也不為過。

      1452746507498385.jpg

      Keywords: 千課萬人 中教服 名思教研 教學論文 教學光盤 課件 七彩語文 小學教學 小學語文教學 教學視頻 王崧舟 竇桂梅 華應龍 薛法根 張齊華 吳正憲 黃愛華 薛瑞萍 陳琴 韓興娥 吟誦 全國英語賽課 全國語文賽課 魏書生 大夏書系 羅鳴亮 徐斌 全國數學賽課 親近母語 日有所誦 人教版數學 人教版語文 教版 微課 教學設計 翻轉課堂 北京陽光房 廣州婚紗攝影 湖南凈化公司 武漢酒店床墊 鋼城旅游直銷 PVC護欄 圍巾廠家 家教 動畫制作 鞋行業管理軟件 餐飲軟件哪個好 舞臺燈光 門頭店招 中山晚會策劃 愛米 天津抽油煙機清洗 沈陽網站建設公司 廣州火鍋店裝修 手機模擬器安卓版 沈陽塑料廠 扭力扳手 專業音響 珠海電腦維修 大連婚禮策劃公司 臺灣明緯電源
      av看片

      <span id="trtrq"><output id="trtrq"></output></span>

      <optgroup id="trtrq"><li id="trtrq"><source id="trtrq"></source></li></optgroup>
    2. <span id="trtrq"></span>

    3. <acronym id="trtrq"></acronym>

      <span id="trtrq"></span>